Noctt

【夹白/兄妹骨科】三个日常小段

Bloody Caesar。:

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!本身是写给朋友看的,整理一下来LOF分享给同好,所以比较粗糙。
*1,2是兄妹,3是夹白。
*自知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请多包涵!
*大部分是凌晨写的,写东西全靠潜意识(。)


1.最普通的日常


劳瑞怀里抱着刚从图书馆借回来的几本小说,双肩包的背带被她收束在一起,随意地背在自己一边的肩膀上。枯黄的树叶静躺在马路的两侧,面对秋风利索而锋锐的吹刮毫无还手之力,只在被一次次追赶时发出沙沙的尖叫。她独自一人走在街上,没有同僚陪伴的时光显得有些枯燥,正巧今天的阴沉天气也叫人阵阵发憷,她下意识地加快步伐。当十月的秋风再一次地亲吻过哈登菲尔德的街道,除了沙沙、沙沙的落叶声响以外,劳瑞似乎可以听见……或者说是在那个瞬间里很短暂而快速地,感觉到了什么。简单来说,就好像在被某人盯着看,那眼神里充满一种静谧而充满力量的神秘感,更有猎人观察猎物的斟酌,仅仅片刻就让自己的背脊发凉。她即刻停下脚步,双臂不自主地收紧了怀里的书本,站定脚跟、鼓起一丝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回过头去环顾四周,是谁?


2.无责任撒糖的时候


“抱歉,劳瑞……哈哈哈,我不是故意的!相信我,真的!”


“是啊,但你现在是那个笑的最欢的。”劳瑞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果汁浸湿的羊毛衫,又抬头看看手里正举着个空杯子而笑个不停的闺蜜,果汁冰凉的触感贴上自己的小腹,内衣也不可避免地被一并染湿,“只是看部喜剧片而已,早知道我该放碟《活死人之夜》给你看看。”


“你就不怕我吓的把你的衣服哭湿了?”琳达放下手里的杯子,正准备去取桌上的纸巾为劳瑞擦拭。


“不用了,琳达。”劳瑞看见她的动作,率先叫住了她,“我去冲一把澡,很快就回来。”她站起身,走到楼梯口,不忘一脸严肃地回头对着闺蜜再补充一句,“不许一个人先看,等我回来。”


“一切听你的——,领导。”她走上楼,耳后传来客厅里琳达拖长了音的答复。


温热的自来水沿着她姣好的身体曲线蜿蜒而下,劳瑞细长好看的双腿随意地一曲,水纹便又变换一条路径流淌向下。整洁湿润的暗金短发此刻贴在她的脸颊边上,同时勾勒出她下巴好看的弧度,水珠悠然自得地躺在她的锁骨里,但很快又并着水流离开。她的身侧偶尔贴上一边的浴帘,又在轻轻的摩擦之后离开,在浴缸里冲淋的缺点就是空间狭小,让自己有些施展不开。劳瑞关掉水龙头,拉开半透明的浴帘,瞄了眼预先被搁置在竹制篮筐上的浴衣,她伸出脚想往浴缸外迈去。


或许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冷风使她身体一愣,又或者是浴室湿热的空气使地面也湿滑不堪,劳瑞的重心在那个瞬间彻底偏移,整个人毫无预兆地向前摔去,而狭窄的浴室里只有冷硬的瓷砖,自己也尚是没有衣物保护的状态,这一跤摔下去,估计又得疼上好几天。她下意识地皱着眉头闭上眼睛,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
同样毫无预兆地,是自己在即将倒地的不久前,被一股力量所托起,这只手正支撑在自己的腹上,她可以清晰地辨认出这股力量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自己高高举起,而非只是保持不继续向前摔倒的状态,“琳达?别告诉我你还在偷偷背着我健身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平时可看不出你有这么大的力气,还有,你要是上楼是想来问我,我家别的果汁放在哪儿了,我只好说,无可奉告,”,她依旧闭着眼,心中一部分在为没有受伤而暗自庆喜,一方面又想着与同僚调笑,“还是说……哈哈,你开始有偷窥别人洗澡的怪癖了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琳达?……琳达?别开这种玩笑,我可不喜欢。”,她开始重复她的名字,直到发现事态真的有些不对。这只抚在自己腹上的手掌几乎可以与自己的腰等长,而在与自己近在咫尺的呼吸声与常人所不一样,好像是……被蒙在某种面具里,它短促有力、而带有轻轻的回响。


直到她睁开眼,扭过头向背后望去。


3.迈克米伦庄园的少爷在自己的庄园中徘徊张望,浑身浴满鲜血的他显然不是想要一闻庄园里的花鸟或者漫睹美景,而是想利用他手上的捕兽夹与砍刀来作业。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里,背脊与臂膀上刺入血肉的钢筋,正是来源于因爆炸而埋没在矿场某个角落里的残碎,这似乎可以更好地证明自己与这块土地的关系,即使正在以这具异化的身体行走,迈克米伦庄园的泥土踩在脚底下的实感还是一尘未变。


 埃文可以听见背后的草丛被人踩踏的声响,他直起刚刚弯下的腰,回头张望过去。来者并没有蓄意压低脚步,反倒是嚣张地将步子跺的极响,仿佛是生怕这位杀手听不见。他不是易于被激怒的人,在商界长期的工作让他懂得如何将怒意转化为力量、并以此来更压制性地钳制对手,但面对挑衅与机会,自己也不会袖手旁观。埃文的背后没有人影,一瞬间里自己甚至有些惊讶,但杀手强劲而精准的直觉很快便带着他在下一秒里找到了他的对手。


  梅格·托马斯此刻交叠在胸前的手不由自主地一抖,杀手冰冷的眼神与正滴淌着血的长砍刀让自己为之战栗。脑海里是德怀特说话时充满决心而又带着不自信的滑稽脸庞,肩膀上还残留着克劳黛特轻抚自己留下的温度……想要这里出去,就必须有人来牵制住这个怪物,而作为当红体育明星的自己,必是不二人选。她攥紧了拳头,指甲开始浅浅地埋进手心,细蒙蒙的汗珠在手心里被碾碎。


 她在那几秒里完全忘记了呼吸,大腿也好像在一瞬间里发不出力,她双手抱胸,佯做一副极为高傲的样子斜着倚靠在门框上。身上细微的小动作或许出卖了她,但那并不重要,自己已经成功地获得了他的注意,并且阻止了他布置下陷阱。


  


  “Try me,bitch!”


  梅格对于应对“紧张”这件事是资深骨干,无论是之前作为混混还是作为体育选手,她的确有足够的经验去面对各种令人心跳加速的情况。她深呼吸调整气息,也明知没有太多给自己耍酷的时间,索性站直身子,对他挥了挥手,做了个“来”的手势,丢下一句足够嘲讽的话,便扭身向后跑去。


  希望他跟上来。


  “这次的情况和平时可不一样,梅格。”,她在心里向自己默念,“一次小小的失误或许就会要了你的命,啊哈……可我们的确得迈出这一步,何况我们已经迈出这一步了,那就把它做的彻底一点,来好好戏耍一下这个杀人机器吧!用你的运动天赋与惊人的反应能力,让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得以安宁。”


  他还真狗日的来了。


梅格望准前方没有障碍物,便迅速地回头向后张望,高大强壮的男人快速地迈动脚步,速度丝毫不比自己快跑时来的缓慢,求生本能之外,她高速跳动的心脏里倒是也滋生出一种棋逢对手的兴奋,这会是一场紧张而刺激的比赛,尽管她面对的对手可不是冲着某块金牌来的。


  敢于向他下挑战的人可不多,可即使有一张能说的嘴,也不代表他们的能力足够媲美自己,多数只是幼稚的无能者,但埃文从不厌倦于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弱小,证明自己的强大不仅能让父亲满意,也能让迈克米伦的名声更强盛。埃文与自己手里的砍刀、以及潜藏在地图某处的捕熊夹,都正在对这具正在恐惧、颤抖以及兴奋的灵魂感到饥肠辘辘。


  他可不想太失望,他也在渴求捕猎与征服的快感,而他也不喜欢失败,因为这是他与生俱来的野性。


  那就让我试试你的深浅。

评论

热度(80)